微風小說 > 都市現實 > 醫妻三嫁 > 355.他思春了

355.他思春了(1 / 1)

醫妻三嫁!

“姑姑!”

上揚的童音帶著笑意。

蘇涼心中大石落下,長舒了一口氣。雖然相信顧泠的實力,但畢竟關乎正兒,擔心也會多幾分。

陪著蘇涼等待的人皆麵色舒展,放下心來。

顧泠進門,正兒趴在他背上,對著大家開心地揮舞小手,“我沒事啦!”

蘇涼起身迎上來,“得趕緊告訴萬姐姐。”

齊峻立刻應聲,“屬下這就去!”

“我回過家了。”正兒連忙說,“我讓爹娘和弟弟早點睡,我今夜要跟姑姑一起睡!”

蘇涼輕笑,“好啊。”她就知道,她家大神辦事向來是最穩妥的,回來的路上已經先去萬家報了平安。

蘇涼給正兒號脈,確定他沒事,並未中毒。不出所料,正兒隻是嶽梅的工具,她沒必要節外生枝。

正兒被老沐抱過去,問他怕不怕。

正兒搖搖頭,“不怕,我知道姑姑和叔叔還有各位最厲害的爺爺奶奶一定會救我的!”

大家都笑起來。

蘇涼拉著顧泠問情況,“大師父呢?”

老沐聞聲皺眉,“哦對,我怎麼把老白給忘了?他人呢?”

顧泠簡單講了事情的經過,說他先帶正兒回來,老白到懸崖下方追殺嶽梅去了。

聽到顧泠說砍斷了嶽梅的右腳和左小臂,裘琮連連點頭,“很好!如此她不死也殘!”而且是很難再行動自如的那種殘廢。

顧泠學了裘琮教的落英劍法絕招後,實力更加精進,論武功,嶽梅不及他,再加上他是背後偷襲,靠的就是快、狠、準,簡單粗暴,根本就沒給嶽梅出手的機會。

老沐把正兒放下,起身往外走,“我去接應老白!那瘋婦殘了,還會使毒,老白那個感情用事的,可彆再一時對她心軟中了陰招!”

齊峻連忙追上,“我跟前輩一起去!”

蘇涼沒攔著。雖然她並不認為事到如今老白依舊會對嶽梅手下留情,畢竟嶽梅先是抓了正兒這個無辜小孩,又想抓走蘇涼這個孕婦。不過,掉落懸崖被摔死的可能性放在嶽梅那種高手身上真的不大,她隻要活著,就還有出手的機會。

顧泠沒去。他要留下看家,畢竟敵人不止嶽梅一個,他要儘量避免蘇涼離開他的視線。

蘇涼跟顧泠商量,“要不明日一早進宮,稟報皇上,發布一個全國緊急通緝令?若是今夜抓不到嶽梅,她逃跑路上很可能會騙人害人,至少要告知百姓,她是個極端危險分子,不要因為她殘廢而可憐她,發現她的行跡,一定要離得遠遠的,及時上報線索者,重重有賞。”

顧泠覺得可以。

岑蔓也出言表示認同,“小涼考慮得很周全。嶽梅在受傷殘疾的情況下,肯定想早點回到老巢,處處都不安全的話,為了避免被人發現,就也不敢貿然出手害人了。”

折騰一夜,天都快亮了。

正兒靠在裘琮身上,打起了小哈欠,眼神也迷離起來。

顧泠走過去,把正兒抱起來,送他上樓去睡覺。

“師父也回去休息一下吧,等他們回來再說。”蘇涼對裘琮和岑蔓說。

“我不困,天都快亮了,不睡了,就在這等。”裘琮搖頭。

岑蔓微笑,“小涼你快上去睡吧,有事我們再叫你。”

蘇涼點頭,便上樓去了。

正兒被脫掉外衣鞋襪,在床上打了個滾兒,趴著迷迷糊糊地說,“壞蛋……賠我小餅乾……”

顧泠唇角微勾,和蘇涼相視一笑。

昨夜正兒是帶著顧泠親手做的小餅乾回家路上被擄走的,他抱在懷中的餅乾被嶽梅給扔了,這會兒又想起來了。

等蘇涼躺下,顧泠端了一盆溫水來,給她和正兒擦了擦手和臉,蓋好被子,“我在,睡吧。”

蘇涼手指輕輕碰了一下嘴唇,示意顧泠親她一下。

顧泠眸中漾起笑意,俯身輕吻了蘇涼,但淺嘗輒止,隻想讓她趕緊休息。

看著蘇涼和正兒都睡著了,顧泠才下樓去。

……

皇宮裡,端木忱剛穿好龍袍,正要去上朝,就見顧泠突然出現。

端木忱皺眉,“你以後能不能彆這麼嚇人?換個人朕定要當圖謀不軌的刺客抓起來!說吧,出什麼事了?”

顧泠直言,司徒勰身邊的一個毒術高手昨夜抓走了正兒,意圖抓蘇涼,不過失敗了,但人逃走了。

顧泠出門的時候老白尚未歸來。但那個時候還沒回來,就代表追殺嶽梅的事情大概率落空了。

端木忱麵色一凝,“那孩子沒事吧?”他對正兒不陌生,早就認識。

顧泠搖頭,“沒事。不過要請皇上下一道緊急通緝令。”

等顧泠解釋了為何這樣做,端木忱點頭,“你們考慮得很周全。朕這就去安排。”

這不是蘇涼一個人的事,那毒婦背後是司徒勰和涼國,一旦讓他們抓了蘇涼過去,可就糟糕了。

顧泠帶來一幅嶽梅的畫像,把通緝令的樣板交給端木忱,上麵詳細描述了嶽梅的特征。他出宮後不久,緊急通緝令便離開皇宮,迅速往各地送去了。

顧泠回到家,蘇涼和正兒還沒醒,裘琮和岑蔓依舊等在圓明閣一樓,看著窗外的湖在說話。

顧泠上樓看了一眼,然後就去做早飯了。

岑蔓忍不住再次感歎,“小顧這孩子,真好。”

裘琮點頭,“比我那外孫也就好個一百倍吧。”

岑蔓知道裘琮是在自嘲,她不該笑,但實在忍不住,覺得裘琮這個老頑固自從認識蘇涼之後,倒是越來越幽默了。

等顧泠做好早飯在鍋裡溫著,準備再去看看蘇涼和正兒醒了沒有時,老白和老沐以及齊峻終於回來了。

老白臉色很差,衣服破了,還沾了泥土,但三人都沒受傷。

齊峻彙報,“沒想到那瘋婦真的有同夥。白老前輩沿著崖下的血跡追了一段,血跡斷了,出現了另外一個人的腳印,應該是個男人,把那瘋婦帶走了。”

老沐沒好氣地說,“那個位置很隱蔽,周圍還有不少腳印和一堆吃剩的雞骨頭,看樣子那瘋婦本就打算帶著小涼從那條路走,那邊有人在等著接應她!可惡!”

從痕跡看,嶽梅墜崖後的確還活著,且第一時間拖著傷殘的身體找到了她的同夥。至於那同夥為何沒有跟嶽梅一起到山頂幫她,或許是嶽梅太自信,或許是彆的原因,就不得而知了。

但正好那個位置有個人大半夜在吃燒雞,正好嶽梅危急時刻選了一個方向碰上他,他又正好願意把她帶走的可能性幾乎不存在。過於巧合,就不是巧合。

蘇涼微歎,“人沒事就好。她已經殘了,以後再想出來興風作浪也不容易。大師父二師父快去休息一下吧。阿峻也去。”

老白心情很差,因他認為嶽梅就是他招來的,“我說要接著追,他們非要拽我回來!”

老沐拍了一下老白的背,“人都沒影兒了,也沒線索,不知道他們往哪兒跑,追什麼追?”

“原瑛說過嶽梅老巢在哪裡,我去找!”老白握緊拳頭。經過昨夜,他更下定決心,一定要消除這個威脅。

老沐反對,“你現在最重要的任務是教徒兒,彆想那些有的沒的了!萬一你出去亂跑再出事,還得徒兒想辦法找你救你!”

蘇涼輕歎,“大師父再等等吧,看原姐姐那邊有沒有消息再說。”

正兒醒了,從樓上噔噔噔跑下來,撲到了老白懷中,“白爺爺!”

老白麵色稍霽,知道蘇涼定然看過,但還是又確認了一遍正兒沒中毒才放下心來。

陸禹和萬卉剛過來把正兒接走,藺屾的父母登門了。

他們是今日一早抵達的京城。宅子是言雨幫忙置辦的,一應俱全。稍作安頓,他們就來跟蘇涼打招呼。

蘇涼招待藺父藺母在府中喝茶。他們闔府搬來京城,蘇涼本以為藺屾也會一起過來。

藺母笑著說,“一路太平,沒出什麼事。小年一個人在迦葉城,屾兒留下陪著他。”

蘇涼點頭,“也好。言雨打算過去,我近日安排一下。”言雨這幾天在忙著處理京城的生意,打算接下來去南邊跟年錦成團聚。

風險固然還是有,但他們夫妻一直異地也不是長久之計。袁老將軍過世了,如今乾國能用得上的大將緊缺,這一年半載年錦成恐怕都回不來。

藺父藺母過來知會蘇涼一聲,不肯留下用飯便回去了,說等家裡安置妥當,再請蘇涼和顧泠前去做客。

蘇涼在他們來之前已經送了不少東西到京城的藺府,藺父藺母也是專門來道謝的。

……

又過了兩日,正當言雨準備出發南下的時候,藺屾抵達京城,先來了蘇府。與他同行之人讓蘇涼意外且驚喜。

“原姐姐!”蘇涼開心地跑過去抱住了原瑛。

顧泠又想起蘇涼和原瑛在涼國初相識的畫麵了。她們倆真的是一見如故。

原瑛扯出一抹蒼白的笑,“恭喜你們。你懷著身子,穩重些,不要跑。見到我就這麼高興?”

蘇涼點頭,拉著原瑛進圓明閣,“當然高興了!我一直惦記著原姐姐呢!你沒事真的太好了,不過看你臉色不太好,是受傷了嗎?”

說著蘇涼就給原瑛號脈,隨即皺了眉,“氣血很虛。”

“沒事。”原瑛微笑,“之前受傷,都快好了。”

“沒那麼快。”蘇涼搖搖頭,“原姐姐瘦得好厲害。”

原瑛跟蘇涼說起事情經過,顧泠去看爐子上燉的湯了。

藺屾左看右看,上看下看,好像都沒有任何人看到他在意他。他不想讓原瑛覺得他幼稚吵鬨,乾脆轉身回他家找爹娘去了。

等原瑛跟蘇涼聊了一會兒,見顧泠來送湯,才想起藺屾來,“他怎麼沒進來?”

顧泠搖頭,“不知道,不用管。”

湯有兩碗,原瑛正好餓了,嘗了一口,“不錯。顧泠你做的?”

“是他做的。”蘇涼說。

原瑛評價,“妹夫真是宜室宜家。”

蘇涼笑了,顧泠默默地飄走了。

喝完湯,蘇涼提起前幾日的事。

得知嶽梅果真來找了蘇涼麻煩,原瑛麵色一沉。

“可惜沒能解決掉她,不過她已經變成殘廢了。就是不知道那天夜裡帶走她的那個同夥是什麼人。若非那人,她定要把命留下。”蘇涼說。

原瑛聞言皺眉,“我跟弟弟三年前離開她,躲了三年,還是被她找到了。這次我回炎國,發現忘憂穀中多了幾個從未見過的高手,不知道什麼來路。”

這也是原瑛營救原野失敗的直接原因。包括嶽梅的同夥,原瑛跟嶽梅同在涼國時也沒見到過。

蘇涼聞言,不由想到了老白提過的,當年沈重夫婦想加入的神秘勢力,那勢力有人跟嶽梅勾結。

難不成,嶽梅的同夥,以及她老巢中的高手,就是那個勢力的人?他們想做什麼?

如今想想,嶽梅如果有野心,圖謀權勢,為何直到今年才出山,選擇效忠司徒勰,之前乾什麼去了?她的轉變,會不會也是那個神秘勢力在背後主導?

“原姐姐,你父母還在世嗎?”蘇涼問。

原瑛蹙眉,“我不知道。”

蘇涼不解,就聽原瑛說,“我從記事起就在祖母身邊,從沒見過爹娘,不知道他們是誰,在哪裡,是否還活著。祖母禁止我探究身世。我曾懷疑過,我是不是她偷來搶來的孩子。畢竟她那種人,大概不會隨便撿個孩子回去養。小野也是她突然有一天抱回來的。”

說著原瑛又補充,“我懷疑我們不是親生的,還有一件事,她一直逼我們練習潛入水中閉氣。有幾次,我都覺得自己要溺死在忘憂穀的深潭裡了。小野因為有一次被她按著頭不準出來,差點淹死,好不容易撿回一條命來,生了一場大病,頭腦變得遲鈍很多,一直都像個孩子。”

蘇涼一聽便知,原野定是那次溺水腦部受傷,損壞了神經,影響了認知能力。

“或許是她知道某處水中藏著什麼寶貝,想讓你們練好了幫她去拿?”蘇涼推測,“這樣看來,她未必真是你們的祖母,說不定你們就是被她從哪裡偷的搶的。”

“也許吧。”原瑛歎氣,“如今我隻想讓小野脫離她的魔爪。”

蘇涼點頭,“我明白。原姐姐先去休息,我跟顧泠商量一下,嶽梅也是我們必須儘快解決的麻煩。稍後我去看看你的傷。”

“好。”原瑛點頭。等她出門,見到齊峻,安排她去了客院。

……

蘇涼把新的情況跟顧泠分享了,“大神,我們是不是得去嶽梅的老巢探探?我覺得跟她在一起那些高手很可疑。”

顧泠想了想,“也好。老白想去,就讓他去。你休息一段時間。”

“原姐姐定要一起去的,但我看她狀態不佳。不過也不能耽擱時間,如果能趕在嶽梅之前到,救原野的把握會更大一點。”蘇涼說,“讓她休息兩天,好好喝藥。對了,藺二山呢?”

顧泠搖頭,“不知道。可能回家了。”

“他不是說要留在迦葉城陪小年嗎?怎麼突然又來京城了?”蘇涼表示疑惑,“他的實力也不足以保護原姐姐。”

顧泠神色淡淡,“他思春了。”

------題外話------

求月票

最新小说: 六指詭醫 醫妻三嫁 一世戰龍 生而不凡 我的玩家都是演技派 玄天龍尊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萬界地府係統 美女總裁的神級侍衛 全軍列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