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0章 騎兵對衝(1 / 1)

我的玩家都是演技派!

被妖魔控製的北蠻騎兵不斷雲集,而後,向著玩家所在的位置不斷圍攏過來。

就像是漆黑的海浪,向著僅剩的一座孤島拍打。

隻是距離真正的大戰爆發,還有一定的時間。

騎兵衝鋒並非一開始就提升至全速,而是會選擇一個恰到好處的距離開始提速,並在接戰時達到最強的衝擊力。

愛惜馬力,是每一位騎兵的必修課。

當然,歸序者與妖魔,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無視現實世界的物理規律,比如所有玩家和妖魔控製的蠻兵都不會感到饑餓,不需要進食、飲水也沒有排泄的需求……

但在戰鬥方麵,並非毫無限製。

玩家們的身體素質雖然很強,但長時間戰鬥之後仍舊會感到疲累,消除這種疲勞是需要用到歸序者力量的。

同樣,妖魔的戰力,以及北蠻騎兵戰馬的體力,也會造成類似的消耗。

所以,這些北蠻騎兵從容不迫地、緩慢地前進著。

但這反而能造成一種更大的壓迫感。

趙海平此時抓著馬韁,在盛太祖的身旁,等待著大戰的開啟。

視野中的北蠻騎兵越來越多,甚至比之前扮演盛太祖“統帥”身份時看到的馬哈裡的主力還要更多。

也可以說,即便加上了玩家們可以複活的那條命,在人數上也仍舊處於劣勢。更何況北蠻幾乎是全騎兵的部隊,而玩家這邊隻有一萬騎兵。

趙海平看向站在他側前方的盛太祖,此時的盛太祖臉上倒是看不出任何的表情,顯然這種場麵已經見得太多,內心並無波瀾。

“後生,你們所在的那個朝代,是治世,還是亂世?”盛太祖突然問出這樣的一句話。

趙海平稍微愣了一下,然後想了想,回答道“如果以華夏文明長河上下所有的朝代來看,當然是了不起的治世。

“甚至就連某地的某個人因為吃不上肉菜挨餓了,也可以算是一種相當罕見的現象,甚至可以作為新聞來宣傳。

“大部分地方,要說絕對的路不拾遺、夜不閉戶雖然談不上,但盜匪、凶殺之類的事情,相比於曆朝曆代,可以說是千不存一了。

“不過……即便如此,也有很多亟待改進的地方吧。”

盛太祖的臉上終於出現了一次迷離的神色,似乎在努力地調集自己所有的想象力,去想象那該是一個什麼樣的朝代、什麼樣的場景。

但很顯然,他終究還是失敗了。

因為人很難想象自己從未見過的東西。

更何況他就連稍微類似一些的場景,都從未見過。

“咱夙興夜寐、殫精竭慮、絞儘腦汁,就是為了讓大盛朝治下的老百姓都能吃上一口飽飯。不求肉菜,但有幾碗糙米、幾個饅頭,也就心滿意足、此生無憾了。

“卻沒想到幾百年後,真能實現。

“隻是……已經如此,為何還有亟待改進的地方?”

趙海平有些不知道該如何解釋,隻能說道“這……隻能說社會在進步,今人總要比古人強些,未來又總要比今人強些。所有人……都是抱著這種期待在奮鬥吧。

“更何況古往今來的無數人物都想消滅人之私心,讓這世界上不再有盜匪、流寇、貪官、汙吏、土豪、劣紳……不再有受欺壓的窮苦百姓……但終究還是……

“道阻且長啊。”

說到這個,盛太祖顯然深有同感。

他冷哼一聲,點頭說道“正是如此。依咱看來,對付這些人就該舉起屠刀,把他們殺得乾乾淨淨!”

趙海平沉默片刻“怕是殺不淨。”

盛太祖嗬嗬一笑“未曾試過,又焉知殺不儘?

“更何況,就算是殺不儘,多殺一批便是一批。”

趙海平默默地點頭“是啊。這便是為什麼後世過了幾百年後,也仍有無數人敬佩陛下的原因啊。”

說話間,北蠻的騎兵已經迫近。

盛太祖拉了拉馬韁“好了後生仔,等此戰打完之後若是再有時間,咱倒是希望與你們好好聊聊後世的事情。

“現在,先與這些蠻子血戰一場!

“不過話說回來……”

盛太祖看了看趙海平“你們既是千秋治世的子民,直麵軍陣,確定能頂得住?”

盛太祖的擔憂顯然不無道理。

如果是一般的太平民眾,第一次見到重甲騎兵這種可怕的戰爭機器,恐怕彆說是對撞,隻要看到大量騎兵一起衝鋒,感受地麵上傳來的隆隆震顫,都能嚇得屁滾尿流。

更何況是一群數百年後、多半沒有見過血的後生晚輩。

趙海平笑了笑“這就無須陛下擔心了。我們並非一般的子民,而是歸序者。

“再準確一點說,是玩家。而玩家的潛能,是陛下難以想象的。”

盛太祖麵露疑惑,顯然他並未聽說過“玩家”這個概念,隻以為是某種戲班雜耍之類相關的行當。

但既然自信滿滿,那就不妨拭目以待。

……

與此同時,楚歌在軍陣之中,與鄧將軍一起,看著壓來的北蠻大軍。

“你說,你們已經與北蠻大軍交過幾次手?結果如何?”鄧將軍問道。

楚歌微微一笑“互有勝負,不過總的來說,是小勝一籌。”

鄧將軍點點頭“那很不錯。”

楚歌有些遺憾,對方似乎並沒有聽出自己話語中的謙虛之意。

不過轉念一想,大戰在即還是不裝這些過時的逼了,萬一打輸了怎麼辦。

鄧將軍看了看盛太祖所在的方向“那位便是當朝太祖……

“果然氣度不凡。與……呃,算了。”

顯然,他看到盛太祖的樣子,不由自主地聯想到自己的那位皇帝。

雖然這些話不太好說,但很顯然他也有些納悶,為什麼同一條血脈,人與人的差距能大到這種程度。

楚歌非常聰明地岔開了這個話題“鄧將軍,以步製騎這件事情,真的可行?”

鄧將軍點頭“可行自然是可行的,隻是,條件頗多。

“兵無常勢、水無常形,說都知道騎兵與步兵相比有太多優勢,但戰爭比的又不隻是蠻力,決定戰場勝負的,很多時候是戰場之外的東西。

“日常訓練,後勤,軍心……諸如此類。

“衣不蔽體、隻拿一根竹竿的叫步兵,身披重甲、手挽強弓的也叫步兵;裹著羊皮袍子、騎著瘦馬的叫騎兵,全身穿滿鐵甲的也叫騎兵。

“條件不同,自然不能一概而論。

“同樣的精銳步兵,在齊朝某些庸將手上就隻能像個鐵坨子一樣扔在地上挨打,而到了太祖的名將手中,卻可以反過來追著騎兵亂跑……自然不能一概而論。”

楚歌又問道“那鄧將軍覺得,我們歸序者與妖魔誰能贏?

“妖魔也是悍不畏死、絕不後退,遠比一般的北蠻騎兵更加難纏。”

鄧將軍沉默片刻“若妖魔真如你所說的那般愚蠢,這一戰反倒簡單了。拿騎兵硬衝步兵陣列,若是真乾出這種事來,我們當然是求之不得。”

話音剛落,北蠻騎兵的馬蹄聲已經由遠及近,奔踏而來。

整個地麵都開始隆隆震顫,讓人心旌神搖。

北蠻騎兵有著兵力優勢,所以直接從三麵包抄而來,就像是一張大網,要將玩家們的整個陣列全都圍在其中。

或許這些蠻兵最開始是想繞到整個陣型的側後方,尋找薄弱處攻擊,但此時玩家們組成了一個四四方方的陣列,就像是一隻正方形的刺蝟一樣,邊角處還進行了特彆的加固,所以一時間根本找不到什麼特彆的突破口。

於是隻好趁勢改變策略,直接圍起來不斷衝擊、試探。

而在北蠻騎兵合圍之前,盛太祖已經帶著一種騎兵玩家,策馬揚鞭地奔騰起來。

“這個方向,衝!”

盛太祖手中的大槍一指,指的正是北蠻騎兵的薄弱位置。

這些北蠻騎兵的數量雖多,但卻並非都是裝備精良的具甲騎兵。其中有很大一部分,都是普通的輕騎兵。

而且這些輕騎兵也不見得跑的就很快,它們雖然負重輕,但馬匹的體能本身也比較弱。

而玩家們的這一萬騎兵,可是不折不扣的頂尖水平。

孟原雖然在設置騎兵試煉的時候很摳,把門檻設置得稍微高了那麼億點點,但通關之後的獎勵自然也是十分豐厚的。

趙海平和樊存兩個頂尖的武卒玩家,第一時間跟了上去。

其他騎兵玩家,自然也是緊隨其後。

在扮演盛太祖的時候,趙海平本來以為自己已經夠莽了,但此時他才能更清楚地感受到當時自己身邊那些精銳騎兵的心情。

陛下太莽了,拉不住啊!

隻能拚命拍馬,才能勉強跟上、不被落下。

陛下都衝鋒在前,誰敢落後?

這些玩家們都是通關了騎兵試煉的,無鐙馬都能騎,更何況是有鐙馬。此時,一萬騎動若雷霆,與包圍而來的北蠻騎兵對衝過去!

雙方的距離不斷接近,玩家們已經紛紛舉起了手中的長槍。

這些北蠻騎兵的眼中冒出黑氣,此時它們並沒有太多自己的意誌,而是受控於更高的妖魔意誌。

妖魔控製這些蠻兵,就像是歸序者控製某個切片中的原住民一樣,可以對它們施加簡單的指令,讓它們毫不猶豫地衝上去做炮灰,但卻很難施加特彆準確的指令,比如某個蠻兵要如何戰鬥之類的。

被妖魔控製的蠻兵不知恐懼為何物,這本該是一個極大的優勢。

但在某些特定條件下,它也會變成某種極大的劣勢。

兩支騎兵,轟然對撞!

相比於北蠻漫山遍野的騎兵,玩家的這一萬騎兵看起來倒是並不算特彆顯眼。更何況在衝鋒的過程中,北蠻騎兵像是一個口袋,想將玩家們團團圍困,而玩家們的騎兵更像是一根鋼錐。

兩相對撞,戰馬交錯。

衝在最前的北蠻騎兵才剛剛揚起手中的馬刀,就已經茫然無措地被長槍刺中,然後摔下馬去。

甚至有些北蠻騎兵轉動著冒著黑氣的頭顱,看到了令它們難以理解的一幕。

騎兵對衝之下,本就該是十分混亂的狀態,戰馬的相撞本來應該是大概率事件。

但這些玩家們竟然硬是稍稍撥轉馬頭,在憑借著長槍的長度優勢刺中北蠻騎兵的同時,讓戰馬也從縫隙中硬是鑽了過去!

騎兵衝鋒,本就不可能像步兵那樣保持特彆密集的陣型。

兩匹馬之間本就該有著比較大的距離,否則一旦跑起來,很可能跟自己人撞成一團。

這本來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,但此時,卻離奇地被這些玩家們給利用了起來,把騎兵對衝玩成了一場鑽縫的遊戲!

要做到這種程度,很顯然需要滿足兩點一是對戰馬有著絕佳的掌控力,也就是可以做到人馬合一的地步;二是眼疾手快,能夠在瞬息萬變的戰場中找到敵陣的縫隙。

而非常湊巧,這批玩家們,兩點都滿足。

當然,鑽縫這種事情做得多了也總會有一些意外發生,很多玩家最終還是難免跟北蠻的騎兵或者馬匹發生衝撞。

但由於玩家的都是重騎兵,載重大,在對撞的時候也會有很大的優勢。

就這樣,玩家們的這支騎兵部隊硬是從北蠻騎兵的包圍中闖了出去,隻留下一地狼藉的屍體!

許多北蠻的士兵和戰馬倒在地上,還有不少無主的戰馬在戰場中失去了騎手也失去了目標,迷茫地遊蕩。

勒馬而回,盛太祖掃過這些人,發現這一番衝撞之後,竟然……似乎……沒有人掉隊。

有人負傷,但還能戰鬥,因為騎兵的天賦技能是人和馬分攤傷害,死也是一起死。

盛太祖的表情不由得有些錯愕。

雖說重騎兵衝輕騎兵確實應該是摧枯拉朽的效果,但這種戰損比也確實是低得過分了。

不知為何,此時他的感覺就像是帶著幾千個穀遠將軍一齊衝鋒一樣離譜……

而在另一邊,北蠻騎兵也與列好陣的步兵方陣轟然對撞!

準確地說,是與最外圍布成障礙的戰車對撞。

當然,一輛輛戰車之間也是有很大縫隙的,不可能完全的嚴絲合縫,但這些縫隙中,要麼是鋒銳的長槍,要麼是黑洞洞的槍口、炮口。

在這些北蠻騎兵撞上之前,進入射程時,鄧將軍就已經下令槍炮齊鳴、箭矢齊發,對這些衝鋒的騎兵造成第一波殺傷。

但在妖魔的作用之下,它們仍舊悍不畏死、前赴後繼地衝來。

無數長槍從戰車後延伸出去,承受著猛烈的撞擊。

不少玩家本來自信滿滿地在戰車後等待,但下一個瞬間,他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力量從手上的長槍傳來,即便已經事先將長槍末端插在地上、構成最容易抵擋衝擊的結構也根本無濟於事,整個人都被震得倒飛出去。

虎口震裂,長槍也瞬間折斷。

甚至就連看起來相當堅固的戰車,也硬是被撞得搖搖欲墜,仿佛隨時會傾塌下來,變成一個巨大的突破口。

用騎兵去衝擊結成陣列的步兵方陣,絕對是一種相當敗家的行為。

因為騎兵比步兵金貴太多了。

但古往今來,這種行為卻也並不少見。

因為隻要騎兵衝破了步兵陣列,接下來就是一邊倒的屠殺,哪怕付出一些代價也十分劃算。

隻是此時,這支騎兵部隊卻遭遇了難以想象的激烈抵抗!

最新小说: 六指詭醫 醫妻三嫁 一世戰龍 生而不凡 我的玩家都是演技派 玄天龍尊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萬界地府係統 美女總裁的神級侍衛 全軍列陣